利物浦掷界外球教练,传授快、远、准之窍门

2020年10月01日 17:52 | 阅读量 | 栏目:皇冠说球


高尼马克(Thomas Grønnemark)是一位来自丹麦的短跑好手,亦是符合资格入选2006冬奥成为有舵雪车的制动手,可惜最终并未获选代表国家出战,而他最让为人所熟识的,或许是他所创出的最远掷界外球世界记录,为51.33公尺。不过,近年他增添了一个新的身份,就是利物浦的掷界外球教练。
 
与利物浦的缘份乃源自球队教练高普,某次在德国杂志Sport Bild发现高尼马克的专长,因此才亲自主动联络上。于2018年夏天,当时身在丹麦正在驾驶的他收在来自英国的来电却未有即时接下,以为只是一般的推销电话,但来电者却留下口讯,而留口讯者正是高普,并留言希望获得他的回覆。
 
成功联络后,高普向他说明球队于2017/18年以第四名成绩完成赛季,同时亦成功杀入欧联决赛,成绩理想,不过,他察觉到球队每每也会在掷界外球时失去控球权,因此,他诚邀高尼马克到访米活训练场(Melwood),本以为只是一次简单的会面,最后高普成功游说高尼马克成为球队的掷界外球教练。
 
目前,或许只有高尼马克一位专职教授掷界外球的教练。当日引起高普注意的访问文章,正是高尼马克分享自己如何协助慕逊加柏的后卫安达斯保臣(Andreas Poulsen)提升掷界外球的技巧。
 
高尼马克教授结合速度、远距离以及精准为目标的掷球技巧,而此技巧可用于全场任何一个角落位置。他指出,他所教授的某些球队,只想集中于近对手门前的掷球训练,而此乃与其教学理念相违背,相反,利物浦把其掷界外球的理念融会贯通,同时获益良多的首支球队。
 
大家以为接受高尼马克教导的球员定必是聪颖过人,事实却往往并非如此。他指出绝大部分的职业球员于掷界外球此项的表现并不灵敏,而业余球员或年轻球员的表现更为惨不忍睹。他指出自己所接触近9成9的职业球员以及教练从未接受掷界外球的训练,即使少部分曾受训练,他们所学的亦只是初阶程度。
 
球员需要学习如何把界外球既掷得远又掷得得准,同时亦要创造空间予队友接收传球,并以制造机会攻破对方龙门为目标,故此,接受掷界外球训练的不仅是某几名球员,而是需要全队每一位球员的参与。
 
他指出,利物浦队中通常有6至7名球员负责掷界外球,倘若沙拿是最接近掷出边线的球之球员,那便应由他处理该界外球,当然亦要视乎是否值得派一名射手去完成此动作。不过,过份急于掷出界外球亦可能会制造不利己队的状况,最恶劣的莫过于急于掷向已被对手重重压迫的区域。
 
当高尼马克分析如何去掷界外球时,他会考虑到掷出去的球能否避过对手而成功送至队友脚下,掷界外球或可造就己队一个入球机会,同时,倘因掷球的质量逊色因而失去控球,那便是本末倒置。
 
高普深明自己球队的弱项,根据Tifo Football的统计数字,未聘任高尼马克作为掷界外球教练前,红军于受对手压迫下掷界外球的成功比率为45.4%,位列英超榜末尾三的位置,但其后接受一季的训练后,数据成功跃升至68.4%,位列欧洲各大球会的次名,仅落后另一支亦是接受高尼马克训练的丹麦球队米迪兰特(FC Midtjylland)。
 
除受聘于利物浦以及数支丹麦球会,高尼马克亦有任教其他欧洲球队,包括RB莱比锡、阿积士及根特,去季共有8支球队骋用其为掷界外球教练。他的教学模式是每季到访球会6至7次,每次以2至4日的训练课进行,同时,他亦会在课前准备球队比赛的录像向球员作分析。谈及利物浦的球员时,他更特别赞赏安德鲁罗拔臣(Andy Robertson)及亚历山大阿诺(Trent Alexander-Arnold)是他所见最为出色的掷界外球高手。
 
与罗拔臣首次会面时,他的掷球甚至未能过19公尺,那是一个极短的距离,同时亦容易受对手压制。进行一系列训练后,他的掷球提升了近8公尺,令他的掷球可传送至不限于近处的队友。高尼马克赞赏他进步神速,不单是掷球的距离,同时在策略安排上,包括配合队友的掷球时间以及为队友创造出的空间,罗拔臣都能计算得精确非常。尽管阿诺较罗拔臣用上较长时间才有提升,不过,二人目前覆盖全场的掷界外球表现也令高尼马克给予极高的评价。
 
高尼马克已确认本季会继续担任红军的掷界外球教练,即使于本季亦获不少英超排名前列的球会之邀请,他亦会小心选择所教授的球会。他指出自己并不会任教与利物浦争冠的对手,例如其长年宿敌曼联,尽管利物浦并无明文作出作有关禁止,但他认为此乃道义上的责任。
 
担任国家队的掷界外球教练是高尼马克的梦想,尤其是将会参与世界杯的国家队。能协助利物浦夺得欧联及英超冠军已是一项壮举,不过,他更大的心愿是改变足球,让大家对掷界外球更为重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