摩利逊-费格逊的最大遗憾

2020年09月14日 11:54 | 阅读量 | 栏目:球星嘴边

费格逊在《Leading》一书里提到,摩利逊是他在曼联领队生涯中最伤心的青训例子,并为自己在2012年1月将他卖到韦斯咸感到痛心,因为他相信摩利逊的天赋比同龄的杰斯和史高斯还高,绝对有条件成为一名身价值1亿英镑的球星,就算离开曼联,费格逊还特意请当时韦斯咸领队艾拿戴斯好好照顾摩利逊,因为他真的是个天才。
 
离开曼联后摩利逊开始了浪人生涯,足迹遍布意大利、瑞典和墨西哥,当大家都以为摩利逊是因为自己的行为而白白浪费了天赋时,最近「The Athletic」就揭露背后真正的原因。
 
从传媒上看到的摩利逊是天使与魔鬼的混合体,是天使;因为他的天份无与伦比,2010年,17岁的摩利逊就首次为曼联一队上阵,在联赛杯第四圈队狼队;在2011年跟普巴和连加特一起为曼联赢得青年足总杯。
 
摩利逊在训练场上可以做出能人所不能的事,朗尼就记得在一次训练中,摩利逊在一分钟内三次通队长维迪坑渠,另一位前队长加利尼维利就认为,司职中场的摩利逊可以扭过对手、可以转球和射门,基本上在进攻中担任任何角色,加利仔将摩利逊比喻为「新加斯居尼」,费格逊为了培养摩利逊,就特意命令李奥费迪南不要接近他,免得他学坏,曼联就派人专门照顾摩利逊,希望他成材。
 
是魔鬼;摩利逊可能人如其名,生活就像他的名字「Ravel」一样:混乱,他场外场内的劣行可谓罄竹难书。2011年就在自己首次为曼联一队上阵后不久,他向法庭承认两项恐吓证人罪被判12个月守行为;2012年摩利逊在社交媒体发布侮辱性言论而被足总罚款7000英镑;2014年因为袭击前女友及其母亲被裁定两项伤人罪要还押监仓,三日后才得以保释,这些只是场外麻烦事的一部分。
 
球场上,2013年一场英格伦21岁以下国脚的赛事中虽然摩利逊射入两球,但之后和队友沙夏争吵而动手,要由其他队友分隔。即使到了墨西哥,摩利逊也不改我行我素的本色,有次著名记者米藤(Andy Mitten)通过加利仔约了他做访问,因此特意飞到墨西哥,但完全得不到他的回复,反而之后米藤约到在当地的球王马勒当拿见面,他只好感叹要见球王比见摩利逊还容易。
 
天使与魔鬼混合体,只是把摩利逊的情况简化,制造一个天才争议性的一面,私低下摩利逊只是一个普通人。2019年他曾短暂效力瑞典奥斯特桑特队(Ostersund),当时领队布治南(IanBurchnall)就记得他平凡的一面,虽然奥斯特桑特队只是瑞典的一支小球队而摩利逊是球星,但他从来没有缺席和迟到任何一课操练,他觉得摩利逊只是一个随和,有礼而感恩的年轻人。
 
摩利逊大方的一面也让布治南留下深刻印象,当时球队负责服装的职员是来自达富尔的一名难民,摩利逊对他特别照顾,会亲自送他去剪头发还送他ipad,而有次一名视摩利逊为英雄的小球迷在球会外等待他,摩利逊特意走去为小球迷买一件球衣,还亲自签上「RAVEL」送给他。
 
 
而摩利逊负面的行为表现,是源于其他原因
 
摩利逊生长在单亲家庭,由母亲独力照顾,因此他的球衣背后都是印上「RAVEL」而不是「MORRISON」,以远离自己跟父亲的关系,在效力韦斯咸期间,在2013年就送上一部Benz M Class给相依为命的母亲,除此之外,摩利逊自小就患有过度活跃症(ADHD),所以他会冲动、缺乏专注力、会忽视其他人给他的指示,因此他长大的环境比一般小朋友困难。
 
加入曼联后,球队就发现摩利逊需服药去控制自己的过度活跃症,但那些药的成分是禁药,所以如果摩利逊继续服药的话就有被足总禁赛的风险,虽然曼联多次为此向足总谈判,希望证明摩利逊所服用的药并不是禁药,但不得要领。最后曼联为了让摩利逊继续足球生涯就让他停止服药,因此他的病情并没有得到控制。
 
上季离开锡菲联后摩利逊到现在还未落班,只能在荷兰试脚,希望现年27岁的他能对症下药,无论在哪间球会效力都可以重新出发。